写于 2017-02-07 05:39:17| 澳门博彩在线| 基金

森美兰中华总商会推展“共创芙蓉老城新活力”,通过文创建设,重构旧城及重新唤醒芙蓉的勃勃生气

(芙蓉23日讯)对“共创芙蓉老城新活力”的旧城重建概念,乡会领袖及商家认为是一项知易行难及充满挑战的工作任务

根据反映,人们对城市环境的感知与价值判断都不同,要形成一个客观的评价与共识的难度更是可想而知,其实,城市人文温度的实现难度最大,它更是影响人对存在感及幸福指数的重要因素

芙蓉旧城仍然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老城区,还有好些营商传统的街坊,面对转型升级的瓶颈的商家,必须对城市文创活动保持开放的态度,及要有与时并进的追求

由森美兰中华总商会于最近主办“共创芙蓉老城新活力”,特别邀请城市及交通规划工程师吴木炎硕士主讲《宏观发展对芙蓉的冲击》;文史工作者陈嵩杰主讲《老街的存在价值》及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主讲《芙蓉老街区的前景》,都有助于在推行规划建设前,查找根源,梳理脉络,发现问题及解决问题

通过研讨加深人们对城市环境的认识,利用政府资源,以专业、文化创意及生活品位,发掘及重构老旧社区

锺志海 森美兰杂货商公会会长锺志海:策划文创活动带动人潮 40年至50年前,芙蓉的街坊挺热闹的,那时街区没什么超级市场及霸级市场,很多埠众从马口、庇劳及波德申蜂拥到芙蓉购物,络绎不绝的人潮将市场搞得一片兴旺

近十多年来,随着郊区更多新建的花园住宅区发展起来,包括芙蓉新城、亚沙1388、达城等,使到在旧城聚居的人口都搬到城郊区的花园区,而且还有很多现代化商场及时髦的购物广场,也都使到旧城褪色

过去街区春节气氛挺浓厚的,只是今日的年轻人对庆祝新年的观念意识比较淡薄,不像老一代那般重视,自然的,街区就没有那般喧闹繁华

以前街坊电影院多,赶场看电影的人也多,周末还有半夜场,街区人来人往,还挺热闹的,现在晚上静悄悄的,商铺于下午五六点就打烊

芙蓉不是旅游城,缺乏旅游资源,我们没有马六甲的历史古迹,没有鸡场街,很少游客会跑到芙蓉住宿体验

我们的谭阳路(马里街)或萧隆兴路(新加坡街)都在褪色中,严端路(波士街)现在变成印度街,要重新恢复旧城的勃勃生气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还需要策划好些文创活动,给旧城带来人文温度

学生人数猛挫 华族的生育率下降,在街区跑动的学生也很少,学生上课放学都由家长载送,像沉香路的启华学校,高峰期学生人数超过2000人,现在猛挫至仅有数百人

多年前《南洋商报》与杂货商会及多个乡团联办“新春文化街”,还带动人潮,由于多年停办,现在都沉寂下来,往昔那种热闹景象的确让人怀念

谢兆衡 洽记贸易有限公司董事经理谢兆衡:需政府资援议员反映 目前的新公市就是以前的人民公园,那时那里有游乐场,还有舞台表演;还有街区的葛尼少年俱乐部(现今的环球购物中心),还有篮球场(现今的李三路小贩中心),都是民众的热点

商铺的员工放工后都住在街场旧铺,商铺二楼就是“七十二家房客”;现在很多商店很早就打烊,以前忙到午夜12时,就在铺里睡觉,早上到吉隆坡办货;现在傍晚6点就关铺,过年最多忙到晚上10时,因为治安差,都宁愿早些打烊

要重新激活芙蓉旧城,还须举办各种文创活动,还要得到政府的资援,在政府体制内还要有华人的议员代表反映民声,就会更有效

黄亚瑞 瑞兴蛋行东主黄亚瑞:拥有房子是进步现象 以前街坊人口聚合,很多家庭都在商铺楼上的房间住,现在都搬到郊区,及拥有自己的住屋,其实是正常的,也是进步的现象,我们不可能还要倒退到一家人都挤在一个房间住

卢柏强 森美兰派报同业公会会长卢柏强:美化旧城区推动发展 我挺喜欢早期热闹的芙蓉街坊,像萧隆兴街的杂货街,以前一片喧嚣,现在却变得没甚生气,因为旧城的人口都分散了,要想重新恢复往昔的热闹气氛,的确不容易

我认为应该重建及美化旧城区,给旧城注入新的活力,要有创新因素,才能推动发展

孙賐鍗 “勤成”杂货店东主孙賐鍗:搞活动让旧城热闹 当然,旧城能重新热闹起来会更好,却知易行难

最重要要搞些活动,这些都需要政府提供资援,像多年前在萧隆兴街搞文化街,就是一种尝试,也可以推广芙蓉的美食

新闻背景: 借乡团及文教组织注新元素 创埠于1840年的芙蓉,早期因随着锡矿的发现而崛起,1903年吉隆坡与芙蓉铁路的建竣,及独立后公路网系的延伸而带动芙蓉的荣景

芙蓉的译名源于马来语的双溪乌绒(Sungai Ujong),早于18世纪,就有华人从马六甲通过宁宜河进入亚沙开采锡矿,很多侨民均涌进此地

隆芙大道于1982年建竣,也奠定芙蓉成为“吉隆坡后花园”的基础;1996年规划发展的芙蓉新城,却将芙蓉的版图区划为旧城与新城两个生活圈,旧城从此洗尽铅华,夜间更归于淡静,而新城散发大都会的活力与魅力

森华商会策划 森美兰中华总商会作为华商最高领导机构,最近策划推出“共创芙蓉老城新活力”运动,希望通过集合乡团及文教组织,及与政府配合,借助文创力量,注入新元素,重新唤起芙蓉旧城的勃勃生机

报道:许世平